教师风采

一月江南 —— 冬日里的水墨画,记忆里的慢时光

-  浏览次数: 2187   

返回首页


打印本页


推荐给朋友


查看最底


关闭窗口

自古江南如诗如画,秀山美水旖旎人家。自上学起就读了太多赞美江南的诗句,所以从小就向往着小桥流水人家。都说春天的江南是最美的,烟雨朦胧,雨落凝香,遍地花开,姹紫嫣红,孰不知冬天的江南也有着不一样的温婉柔美,相较春天而言,冬天又多了一份宁静,没有了百花的争芳斗艳,却变成了一幅清新素雅的水墨画。于是便趁着假期约上三两个好友,躲开北方的严寒,去追寻诗句中的江南。
扬州
作为江南之行的第一站,其实扬州并不在长江以南,而是在长江的北岸。不过自古扬州便是江南的典型代表,所谓“烟花三月下扬州”,我们却在寒冬的腊月来到了这个古老的城市。
到达扬州的第一个清晨,我们直奔扬州早茶而去。说起扬州的美食,可能很多人的第一印象是“扬州炒饭”,其实扬州的早茶才是最富盛名的本地特色。扬州人的早点非常讲究,干丝和汤包是扬州早点的常客,还要配上一壶地道的“绿扬春”,这便是扬州早茶的经典搭配。
我们选择了扬州的百年早茶老字号,“冶春”。
 
几份汤包,几样小菜,当然,也少不了一壶馥郁清香的“绿扬春”。
 
 
如果说早茶是扬州的美食标志,那么瘦西湖就一定是扬州的美景标志了。古人说:“天下西湖三十六,此中最美是杭州”。杭州的西湖盛名天下,而扬州的西湖却多了一个“瘦”字,不禁让人浮想联翩,这个瘦的西湖,究竟是怎样一种景致。
当我们来到瘦西湖时,才体会到古人用一个“瘦”字,表达了多少对这片美景的爱怜和赞美之情。如果把杭州西湖比作雍容华贵的杨贵妃,那扬州瘦西湖无疑就是纤柔妩媚的赵飞燕。瘦西湖的美,尽数体现在一个“瘦”字之上,中心地带蜿蜒曲折的湖道绵延数公里,湖水两岸琼楼玉宇,垂柳依依,随处可见雅致的小桥架于湖面之上,虽未下雨,却自带一股朦胧之美。
 
 
 
 
虽然一月正值冬季,没有“满园春色关不住”的景色,但是湖旁含苞待放的琼枝玉叶也在含蓄的展现着它们的美丽。
 
 
 
小金山门口歪头憨笑的俏皮石狮子,据说中国只有瘦西湖的石狮子如此的“不正经”。
 
杜牧的千古绝唱“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让瘦西湖的二十四桥被无数人向往。此桥长24米,宽2.4米,栏柱24根,台阶24层。二十四桥完美的嵌在了瘦西湖的湖水楼台中,走上此桥的人,都变成了画中人。
同行的小伙伴成功的用一把面包渣引来了几乎所有瘦西湖里的鸳鸯,并且带领我们在被管理人员发现之前成功逃脱…
虽然瘦西湖以湖为美,但是各种楼台和园林也点缀的恰到好处。有的建于湖旁,有的伸入湖中,有的另辟蹊径别有洞天,每一处都是独具匠心的惊喜。
 
 
 
 
 
 
扬州的园林虽然不像苏州园林一样名扬四海,但也是极具特色的江南园林,“个园”便是其中的杰出代表。因为个园的主人爱竹,所以取名“个园”,“个”字取自竹子的“竹”字的半边。从取名也可以看出扬州人的谦逊温婉的性格,杭州有了西湖,我便取作“瘦西湖”;镇江有了金山,我便取作“小金山”;“竹园”太过庸常,我便取作“个园”。
 
 
岁月的痕迹在每一个细节被体现,爬满藤蔓的砖墙,门环上的铜锈,石阶上的青苔,都在诉说着悠长的时光。
脑洞大开的小伙伴在同一位置模仿习大大在个园的留影…
看到这个,我的心在隐隐作痛…
来到江南,各地的夜景无疑是最大的亮点,扬州的夜景集中体现在著名的古街—东关街。这里不仅夜色迷人,而且小吃众多,可以在这里吃到最正宗的淮扬菜,扬州炒饭,灌汤包,还有让人欲罢不能的江南臭豆腐。
 
 
苏州
离开扬州,跨过长江,来到了古韵姑苏。印象中的苏州,风应该是古风,巷应该是老巷。如果问哪里最能体现苏州的古朴气息,那答案一定是平江路。这条800年历史的老路似乎有一种魔力,只要拐进这条巷子,刚刚在其他道路的嘈杂声会立刻隐去,周围的高楼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粉墙黛瓦,小桥流水,好像瞬间从现代穿越到了宋朝,身旁的水车,河边洗衣的妇女,店铺里传来的吴侬软语,都把我拉进了一场跨越千年的梦境。
 
 
走进这条巷子的人,都像被松了发条的机器人,没有了平日里的急躁和咄咄逼人,只剩下了闲庭信步。或静坐于河边,或驻足于路旁雅致的小店,每个人脸上都泛着甜甜的微笑。
 
 
踱步于平江路,一定会在这个温暖的角落,看到这家温暖的店—猫的天空之城。这是一个书店,你可以在这里找到符合心情的文字;这是一个时空邮局,你可以写下明信片和未来的某个日期,店员会在那个日期寄给你写给的人,甚至寄给你自己;这还是一个咖啡屋,你可以端一杯现磨摩卡,坐于窗边,慢慢感受这里的静怡。这就是“猫的天空之城”,这就是平江路,这就是苏州。
 
 
 
 
来到苏州怎能错过园林,与平江路一街之隔的,便是赫赫有名的拙政园。拙政园素有“天下园林之母”的美誉,拙政园以荷花闻名,一月正值冬季,虽并无荷花荷叶,但是却将园林的奇山怪石、亭台轩榭毫无掩饰的呈现了出来,使我们得以见到了难得一见的素颜拙政园。
 
 
 
 
还有一些摆放盆景的小庭院藏在园子的角落。
 
著名的廊桥—小飞虹。
在园子中偶遇了一异国帅哥,两位花痴小伙伴操着一口谁也听不懂的英语上去索要合照…
苏州就是这样一个地方,枕着她,便可做一场白日梦,真实的水,真实的林,真实的人,而我们自己却总觉得这一切都好美,好虚幻,好不真实。
西塘
江南风光在水乡,水乡风光在西塘。青瓦白墙,木格花窗,门前河淌,乌篷船歌,这些能够想象的水乡场景,它们的集合,便是西塘。
 
 
 
这条长长的弄堂名叫“石皮弄”,是西塘最长最窄的弄堂。
西塘的标志是小河两旁绵延的烟雨长廊,由于江南多雨,西塘人就在中心街道上修建了长长的走廊,每到下雨时,便可漫步在长廊里,游荡在烟雨朦胧的小镇,听着雨滴敲打在顶篷的旋律。
 
时间渐晚,黄昏来临,远方的落日映红了天上的晚霞,也映红了娇羞的西塘,这便是江南的黄昏,没有磅礴大气,只有楚楚动人。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柔和的灯光把古镇衬的如梦如幻。入夜以后船也停泊靠岸,路边的小吃店和酒吧开始热闹起来。
 
 
 
在西塘的短短两日,随未遇烟雨,内心却早已朦胧。西塘是文艺的,每一个角落和弄堂里,都有一段岁月一段故事;西塘也是小清新的,潺潺的流水,斑驳的石桥;西塘更是吃货的,一碗特色豆腐花,一条清蒸白水鱼,都能让人垂涎三尺。西塘最好的诠释了“小桥流水人家”,每一个喜欢水乡的人,都有一万个理由爱上这里。
杭州
关于杭州的印象,书里有“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神话里有白娘子和许仙的唯美爱情,想象里有西湖断桥上,有一撑纸伞女子笑颜如花。如果用小家碧玉般的苏州做比较,那杭州一定是落落大方的大家闺秀。有关于西湖的评价,苏轼的诗写的最好:“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我们来到西湖时,不巧恰逢雾天,我们正在沮丧之时,却看到了西湖欲遮还羞的别样美。
 
 
 
断桥虽无残雪,荷花荷叶也只剩残花败柳,却依然如同仙境。
 
 
冬天的游人很少,水波不兴的西湖像一位假寐的美人,路旁偶尔会窜出一两只猫咪给安静的西湖添一些热闹。
夜晚的雷峰塔变成了西湖的标识。
 
西湖的美,并不只在于她的风景,还在于喜爱西湖的人们赋予她的寄托和情怀。每人心中都有一个西湖梦,都会不一样,但一定都是最温柔的场景。
普陀山
海天佛国普陀山位于舟山群岛中,四面环海,是四大佛教名山之一。可是我觉得与其说它是一座山,不如说它是一个岛,普陀山至今不通公路,必须在港口坐轮渡上岛,这使得这个佛教圣地又多了几分神秘。
前往普陀山的途中路过了杭州湾跨海大桥,这座海上天路,创造了太多的奇迹。
 
坐上轮渡,前往海岛,轮船一点点驶离陆地,天的颜色也变得越来越蓝。等待轮船靠岸下船,迎面便扑来一股淡淡的夹杂着海风味道的香火味,听着远处隐隐传来的梵音和钟声,让我们的心不由得安静下来。
 
 
普陀山自古便是观音的道场,所以普陀山的标志是一座巨大的观音像。来到观音像脚下,无数的香客在抬头瞻仰观音的佛像,虔诚膜拜,观音铜像慈悲的低头俯瞰众生,仿佛移动着她的莲花步,款款向人们走来,拯救众生于苦难之中,教人们慈悲为怀,行善天下。
 
普陀山不仅是佛教圣地,更是个风景迷人历史悠久的海岛,来到干净清澈的“百步沙”海滩,感受观音脚下的纯净海浪,冲刷我们心灵里的污垢。
 
小伙伴在沙滩上签名留念…
 
 
 
绍兴
古时的水乡绍兴,一向以乌篷船著称,而现代的绍兴,则是以鲁迅闻名。来到鲁迅故居,自有一股历史的华美厚重感扑面而来。行走于百草园与三味书屋之间,朦胧间仿佛看到了一个小男孩为了给父亲买药而上学迟到,便默默的在课桌上刻下一个“早”字。青砖碧瓦还在,窗外的乌篷船也在,故事还在传承。
来到绍兴恰逢下雪,上苍也在怀念已经逝去的民族巨人。
 
 
 
从鲁迅故里出来天色已晚,旁边便是鲁迅笔下孔乙己时常光顾的“咸亨酒店”,门口还立着孔乙己的塑像。我们也学着孔乙己的样子,踱步进店,称上一叠茴香豆,打上一壶花雕酒,装一回百无一用是书生。
 
 
走进绍兴,像是翻开了一本厚重的历史书,到处散发着氤氲的人文气息,老街深巷,乌篷社戏,让来到这里人们无一不迷失在历史的烟云之中。
景德镇
江南水乡一定是中国风的,如果说起中国风,那么极致者便是景德镇。中国自古以陶瓷闻名世界,而景德镇则是陶瓷之都,自古就是商家云集,纳四方宾客之重地。《青花瓷》里的一句“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也让无数人向往着景德镇古香古色,闲逸飘渺的气息。
在去景德镇的路上遇到了南方罕见的大雪,虽然路途艰难,却能看到难得一见的雪景。
 
景德镇周边有一小镇,名叫“瑶里”。它的本名是“窑里”,顾名思义,也是以烧制陶瓷为名的地方。瑶里素有“瓷之源,茶之乡,林之海”的美称,我们来到这里,发现除我们之外竟无一个外来游客,古镇里的人们悠然自得,似乎在与世隔绝的仙境里生活。
 
 
 
在瑶里,四处感觉到的都是满满的古意。在青石铺就的河岸旁,随处可见安详端坐的老者,河边洗衣的妇女,还有劳作的青年,他们都有一个相同之处,就是都有一双泰然自若的眼睛,里面写满了淡然和平静。
 
 
 
离开瑶里,来到景德镇古窑。满眼的陶瓷展现着景德镇人的清逸灵秀。
 
 
在古窑,看到了正在专心刻画的师傅。
 
 
 
古窑里的一草一木,也都因为这里不平凡的故事,而变得富有灵性。
 
有人说过,看景德镇,就是看古时候的中国。它传承的并不只是千年的陶瓷工艺,更是我们民族的情怀,能够来此感受,了解的不只是陶瓷,更是我们自己的文明。
以景德镇结束此次江南之行,再合适不过了。水墨江南韵,痴迷天下客。朦胧的画卷映着烟雨的水乡,古朴的乌篷传出悠长的调子。回望驻足于江南的时光,我一直是醉的,白天醉于烟雨,夜晚醉于华灯,时而醉于一杯陈酿女儿红。冬日里的江南,虽无色彩斑斓,但就是这么一幅醉人的单色水墨画,让人们把所有的诗情画意都留给了她,和江南的一场相遇,实现了我日日编织的一个梦,不愿醒来的一个梦。


back:.    update: 2016-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