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风采

沿着掌纹,聆听西藏(保定电大 杨培冬)

-  浏览次数: 5509   

返回首页


打印本页


推荐给朋友


查看最底


关闭窗口

爱上西藏的理由有很多,可以是湛蓝的天空和洁白的云朵,可以是直射到心头的温暖的阳光,也可以是虔诚的佛教信徒告诉我们的信仰的意义。如果说云南是上帝打翻在人间的调色板,那西藏无疑是上帝最浓墨重彩的一幅画。这里是离天最近的地方,能伸手摘到星星,能听到神的低语。这些,都组成了一颗向往西藏的心,驱使我翻山越岭的去追寻她。
在提笔写这篇游记之前,我一直在想,我到底能不能找到合适的文字来描述我的所见所闻,后来我意识到,恐怕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语言能够准确的描述出西藏的景致、宗教和文化,以及它们所给予我们的震撼。以至于从西藏归来已经一个月了,我还是会经常在夜里醒来的时候回想起一个月前的这次旅行,脑海里会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就好像我并没有去过西藏,只是做了一个漫长而华美的梦。
自驾西藏并不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它需要大量的前期准备工作。在将近3个月的前期准备时间里,我从路线,环境,行程,车况,身体状况等各方面做了全方位的准备和计划,把各条路线和突发状况的应急方案烂熟于心。只有这片圣土,才会让我们不顾一切拼上所有去靠近她。
第一天出发时并没有太多的激动和心潮澎湃,可能是因为准备的时间太久了,也可能因为西藏梦埋藏的太深了。不过很好,这样的心境很适合去西藏,因为西藏本就是一个这样让人沉静的地方。
         

简单的行李也能装下远行的心。

进入西藏的路线我选择了路况较好的青藏线,由于我是第一次进藏,经验不足,所以秉承了从易到难的行车路线原则。青藏、川藏、滇藏三条进藏线路,像我们手掌上的三道掌纹一样指引着我们去往拉萨,顺着掌纹,追寻梦想。
 
兰州
第一站的计划是从保定到兰州。我作为兰州拉面的铁粉,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必经的城市。出了山西后的路上一路无人无车,沿着风景优美的道路行驶,强烈的自由感袭来。
 
 
虽然不是内蒙草原,但是一路上风车也是很常见的。
 
离兰州越来越近,路边的小寺庙也越来越多了。有信仰的人是最幸福的。
 
傍晚的时候到达兰州,晚上的烧烤和隔天早上的正宗拉面还是极大的满足了我一路渴望的味蕾,尽管在兰州停留时间不长,但还是要为她的美食打一个大大的赞。
 
甘南
甘南是位于甘肃省南部的藏族自治区,虽然甘南不在青藏线上,但是因为她的静怡,因为她的色彩斑斓,也因为她集藏地美景于一身的惊艳,我还是毅然选择了绕路几百公里去一睹她的芳容。
驶入甘南的境地就像驶入了一副画,绸缎一般的草原山峦,成群的牛羊,还有随处可见的如同洒落人间的珍珠一样的湿地,都让这幅画变得栩栩如生。而甘南蜿蜒曲折的道路,就像这幅画的画轴,让我们沿着它慢慢的把这幅美图展开在我们面前。
 
 
 
在这里,举起相机随手拍上一张照片,都像极了Windows的桌面背景。
 
 
 
尕海湖
在美景里穿梭,不知不觉间,就来到了甘南之行的目的地——尕海湖。虽然她的名字里既有海又有湖,但她既不是海也不是湖,而是一片花海,一片湿地。
 
 
 
尕海数量最多的动物不是鱼也不是鸟,而是地上随处可见的小土拨鼠…
 
现在正值夏季,湿地里生机盎然,土拨鼠们追逐嬉戏,天上的鸟儿们在棉花糖般的云朵里捉迷藏,清澈的水面倒映着天空的模样。虽然因为下着微雨,没有看到前来栖息的天鹅,但是能看到雨后如此娇羞动人的尕海,还是让我沉醉于此了。
 
 
拉卜楞寺
离开尕海,绕道返回青藏线,只为了路过世界上最长的转经走廊——拉卜楞寺。一路上的风景还是贴着鲜明的甘南标签。
 
 
拉卜楞寺是寺庙众多的甘南里最有名的寺庙,拥有世界上最长的转经走廊,共有1700多个转经筒,环绕整个拉卜楞寺,全长3.5公里,甚是壮观。在这里虔诚的走上一圈,净化身心,感受神圣。
 
 
 
 
 
青海湖
离开甘肃进入青海,行驶在当年文成公主走过的路上,仿佛踏着美丽的传说,一步步接近神圣的青海湖。
经过历史和宗教洗礼的美景,总是能更加的触动人心。一抹抹的油菜花映入眼帘,好像是轻拂在青海湖上的面纱,一点点的揭开她的神秘。周围的山和云,仿佛都为她而生,因她美丽,为她守护。
 
 
 
不亲临不知青海湖之大。沿着湖边的环路一直行驶了很久,终于接近她的中心地带了,也远离了熙熙攘攘的游客。身旁的远方,三两个帐篷恰到好处的点缀着远处蔚蓝的天空,站在无人的湖边放眼望去,竟然看不到湖边和天际,听着脚边温柔的水浪声,虽然水很凉,却能感觉到被簇拥一般的温暖。
 
 
 
 
 
茶卡盐湖
沿着湖边的青藏线一直走,就慢慢离开了青海湖,驶向纯净的天空之镜——茶卡盐湖。在去茶卡镇的路上碰到了雷雨天气,青藏高原的雷雨天气很是奇特,黑云里夹杂着阳光,好像光明与黑暗的战场。
 
 
 
到达茶卡镇已是傍晚,在这里吃到了正宗的炒牦牛肉,如果不考虑价格的话,还是很不错的…
 
 
来到茶卡盐湖只为一睹她的日出,次日凌晨4点至6点,感受天空之镜带来的震撼。
 
 
 
 
 
 
湖边运盐的铁轨也融入了这画面中。
 
 
湖边的沙滩由盐组成,还有本地人的艺术结晶——盐雕。
 
 
 
离开茶卡盐湖后其实才算真正的进入了青藏线。甩掉了大批去青海湖和茶卡湖的游客,这时的天路上,无人,安静,辽阔,苍茫,进入了另一种境地,远处的雪山指引着我的方向。
 
 
纪念下到达的第一个4500米以上的山口——昆仑山,路边还看到了昆仑山泉的厂区,以后要多支持下这个品牌的矿泉水~
 
 
 
 
可可西里
当看到可可西里的路标和索南书记的雕像时,可能大家都会想到那部《可可西里》的电影。为了保护西藏的自然环境和濒临危机的藏羚羊,有多少勇士倒在了抗击偷猎者的道路上。看着可可西里路边的美景和追逐嬉戏的小动物,才愈发的感动于牺牲在西藏的卫士们的壮举。
 
 
索南书记雕像的周围绕满了经幡,藏族人民用自己独特的方式表达着对这位抗击偷猎者保护藏羚羊的勇士的思念之情。
 
 
随处可见的羚羊也在守护着他们的卫士。
 
 
经过格尔木以后,海拔开始攀升,基本都在4000以上。轻微的高原反应反而让我更兴奋,刺激着我全身的每一个细胞,清楚的告诉我:拉萨就在前面。
 
青藏公路一路与青藏铁路相邻,偶尔路过的火车仿佛也在用轰鸣声激励着我前行。
 
 
这一段的青藏公路可以用苍茫来形容,这是西藏独有的味道,苍茫而不苍凉,辽阔而不空旷,虽然杳无人烟,却也给人以希望。看着远方无限延伸的公路,就像我向往的人生,前路未知,困难未知,但却有坚定的目标和信念,就像指路的明灯一样指引着我,给予我力量。此时,远方的拉萨就是我的明灯。
 
一路海拔攀升,直至5231米的唐古拉山口。
 
 
 
 
 
措那湖
随着离安多县越来越近,距离藏区第一个高原湖措那湖也越来越近了。措那湖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淡水湖,海拔超过了4600米。
从平坦的国道上下来,走上了通往措那湖的石子路。虽然颠簸难走,却也阻挡不了我们。一路无人,好像我们是探索未知的探险者,直到发现了鬼斧神工的美景。将近30公里的颠簸路,换来了此刻措那湖的片刻宁静,这就是挫折的意义。
 
 
 
 
 
纳木错
离开措那湖,就要前往圣湖纳木错了。“错”在藏语里是湖的意思,有人形容西藏之旅就是一场“一错再错”的旅行,西藏大大小小的圣湖数不胜数,但是只有纳木错给我的印象最深,可能因为她离拉萨最近,也可能因为她的高海拔,更可能因为她在藏民心中神圣不可替代的地位。她像天使的一滴眼泪,纯洁的一尘不染,站在她的旁边就能洗掉我们心里的污垢。远眺纳木错,感觉像是与神灵对视,看透此生罪孽,得到神灵宽恕。近看纳木错,海鸥在嬉戏,脚尖轻点水面激起层层水波,感叹生命的平等和伟大,对此刻的拥有倍感欣慰。
 
 
 
 
在去往纳木错的路上碰到了同城牌照的车辆,招呼过后相互结识,是两位自驾来藏的大哥,一拍即合,结伴而行。萍水相逢的朋友,却总能给你最坚实的依靠。
 
 
拉萨
终于,拉萨,到了。
到达日光城,感受世界上最圣洁的日光,洗掉我一身的灰尘,也照亮了我心里的阴霾。来到拉萨,我像一个不知满足的孩子,贪婪的吸收着这里的阳光和信仰。
 
 
 
 
 
罗布林卡
来到这个布达拉宫的后花园,发现它真的是一个花园,色彩斑斓的花丛随处可见。罗布林卡远离了布达拉宫的熙攘,多了一份宁静和纯粹,更像是一个适合低语祈祷的地方。来到这里,风轻了,云淡了,心静了。也许这就是拉萨的神奇之处,不管你来自哪里,好像都在这里找到了自己的归宿和轮回。
 
 
 
 
布达拉宫,我还是喜欢她的傍晚。白天的喧闹被收敛,神圣的气场被夜幕衬托出来。多少人,为你生,为你死,你是多少人的一生追求,又有多少人为你魂牵梦绕。
 
 
 
川藏线
在同行大哥的鼓励下,我们决定走川藏返回。川藏线路况复杂险峻,常有泥石流塌方发生,但是也有“第一景观大道”之称,在川藏线上可以体验到全世界的风景和一年四季的变化,可能世界上只有这条路线集险峻,意外,美景,神奇于一身。
从拉萨出发的前面一段路还是很好走的,一路与雅鲁藏布江为伴,充满绿色的川藏线大大不同于青藏线的苍茫。
 
 
 
林芝
到达林芝,来到了进藏以后的第三个湖——巴松措。同样是高海拔的高原湖,但是巴松措却美的如此婉约,好像江南的小湖一样,水面平静,整个湖面散发着玉石一样的绿色光芒,周围被植被和雪山包围,好像整个西藏都在悉心守护着这块珍宝,想让她与世隔绝。
 
 
 
 
在林芝,总是能被眼前细腻的景致唤醒我们心中的柔情。在这里,你一定会时常恍惚,以为自己在杭州西湖边,以为自己在西塘古镇,以为自己在玉龙雪山。在这里,我们像一直在穿越,一直在感受神奇。
 
鲁朗
鲁朗的正宗石锅,味道和营养双赞!
 
 
 
来到鲁朗林海,是一定要去徒步走一走的。这里的路崎岖蜿蜒,这里的景变化无常,你永远不知道你下一步会走到哪里,会看到什么,你只需目瞪口呆,等美景纷至沓来。
 
 
 
 
沿着无人的山路前行,不知走了多久,竟然看到了这个牌子,这里真的是茶马古道终点么?!
 
 
因为这里离县城还远,所以我们选择了借宿在旁边的藏族小村子里。傍晚,倚着村口的大树坐下,看着周围如画的风景,我忘了我是谁,我在哪,我只愿融入这其中。
 
 
 
 
晚饭前,一阵大风刮断了村里的电线,女主人告诉我们不能炒菜做饭了,但是可以煮面。说完就去地里给我们挖野菜了。炉火旁,和其他驴友一起生火煮面,和藏民主人烤火聊天,温暖不过如此。
 
 
随着来到了川藏线的中段,我们马上要迎来最大的路况挑战,准备通过通麦天险和天路72拐。在同行大哥的照应下,我们有惊无险的通过了这两道考验。
 
 
 
 
沿途随处可见的经幡在一路保佑着我们,指引着我们。
 
 
 
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
离开了险峻的路,我们进入了四川境内,也逐渐的走到了川藏线的末端。风景仍旧不断的变换着,唯一不变的还是藏民们忠贞的信仰。
 
西藏的“天池”
 
 
西藏的草原
 
 
西藏的敖包
 
 
进入四川境内的藏区,很多山上都有藏民自己写的藏文。路旁偶遇的帅气的藏族小伙给我翻译了,它的意思是:“阿弥陀佛”。
 
 
 
感觉四川的藏区相比较拉萨,多了几分细腻,少了几分粗犷,这里的藏民们用他们自己独特的方式表达着对藏传佛教的忠诚信仰。
 
 
新都桥
到达川藏线要停留的最后一站——新都桥。新都桥一直被誉为“摄影师的天堂”。好吧,我并不是摄影师,但也不妨碍这里成为我的天堂。
 
 
 
 
 
小桥流水人家也可以出现在藏区,一样美的惊艳。
 
 
成都——保定
离开新都桥,成都就在前方,我的西藏之行也接近尾声了,走完这最后的盘山路,就要告别川藏线了。
 
 
一年内第二次来到成都,处境和心情竟是如此的相同,都是远行结束的最后中转站。成都就好像是我的福地,来到成都就看到了远方的家,每次到达成都,归心就变得异常强烈,飘动的心也落回了安定的位置,西藏之行至此结束。谢谢你,西藏,让我在最好的年华遇见了最好的你。
 
不知从何时开始,我喜欢上了这样的生活,在假期里策划一次远行。可能远方的世界给我的吸引太大,也可能我喜欢这种充满未知因素的挑战经历,总之,我喜欢上了这样的生活。也许旅行并不能改变我们什么,不能使我们富有,也不能让我们变得优秀。但是旅行让我们有了故事,多了回忆,能让我们在白发苍苍的时候翻着照片,眼眶湿润的回忆我们难忘的青春,我想,这就够了。
 


back:.    update: 2015-11-3